今天的 Tetralet 又在唧唧喳喳了



« 四月 2017 »
         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




 

也許真的會很痛。但...

Tetralet | 16 七月, 2010 00:39

今天和家中長輩聊到了『捐贈器官』一事,未料到卻遭受強烈反對:因為根據慧律法師的臨終備覽一文的說法:

捐贈器官乃於氣絕而體溫猶存,且未施打麻醉劑之情形下,將該器官生生取下。讀者諸君倘能於臨終之際,任刀割針剌而無動於心,自可行菩薩道。若以一念慈悲,臨終之際因疼痛而口不能言,致生瞋心,墮地獄,豈非有違初衷?

而想來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定性當然是遠遠不足,若是不想死後莫名其妙就墮入無間地獄,最好不要想捐贈器官什麼的。

且能行器官捐贈者,必須為『腦死』但身體機能尚在運作者(當然常常是尚未氣絕)。但就算腦波已呈水平 24 小時,身體被切割真的沒有任何感覺嗎?我想就算西方醫學敢拍胸脯打包票,似乎也難以讓人放心得去相信。

所以說,真的最好不要想什麼捐贈器官囉?

帶業往生

慧律法師反對器官捐贈的說法,正好反應了漢傳佛教中影響力極大的『淨土宗』的觀點。淨土宗認為,人一生中最重要的關鍵便是臨死之際那一刻。(依慧律法師的說法,約是死後的 6 小時之間)。不管前世今生犯下多少惡業,在那一刻若能一心嚮往西方極樂淨土,那麼將能受到諸佛菩薩之指引而帶著罪業往生極樂淨土。反之就算一生德行無虧,若在那一刻卻心懷怨瞋或是放不下紅塵俗務,那麼很可能會對神佛的接引視而不見而墮入地獄。

所以信仰淨土宗的人們平日會不斷專注於唸佛以強化自已的意念,在死亡之時親朋好友可能會發動『助唸』以收斂往生者的心志,以期能在那最重要的一刻,往生者能心志專一、順利得到神佛之接引。

千古艱難唯一死

而一想到死,我們一貫的態度似乎就是諱莫如深,彷彿大聲說出來,死亡似乎就會更加貼近。想嘗嘗看死亡的滋味嗎?何不試著閉氣 2 分鐘,就可以強烈感受到身體面對死亡時的驚恐和痛苦。

但若說這份痛苦能讓人因心生瞋心而墮入無間地獄,那我想人們能往生淨土的機會應該會是微乎其微。先撇開意外死亡不講,就算是老死在自己床上,想想臨終前的那一套搶救過程:心肺復甦術做到肋骨斷裂;或是被心臟電擊器電到皮肉焦黑,我想真要當事人不心生瞋心,很難。

就算是在睡夢中心臟衰竭而死好了,心臟一旦無力跳動,氧氣就無法順利輸送到身體各部,結果當然是缺氣而死,而腦袋缺氧的感受我想您剛剛或許已經嘗試過了。身體在面對死亡時,痛苦想必是一定的,世間應該是沒什麼優雅的死亡方式的。

就算是打了麻醉藥,有不少案例指出,有病人在手術的過程中醒來,全身無法動彈意識卻極為清晰,因而導致極大的精神創傷。那麼在死亡之時,那巨大的痛苦會不會讓人『醒過來』?我想誰也不敢保証。

所以說,若捐贈器官可能會影響到人們往生淨土,那麼我想不管怎麼死亡,想要往生淨土都是不容易的吧?

瀕死體驗

但,死亡真的如此可怕嗎?肉體在死亡之際是如此的痛苦,那麼死後又進行什麼器官捐贈不就更是雪上加霜?也許這個問題沒人可以回答,但我們有那些鬼門關前走一遭的人,也就是擁有『瀕死體驗』的人,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線索。

就如字面上的意義,『瀕死體驗』指的是某些人在臨床上已被認定為死亡,或已十分接近死亡,但又被現代醫學給硬救了回來,其間可能會經歷到的不尋常體驗,包括了:在感到穿過了又黑又長的隧道後,覺得已脫離了自己的肉體,之後有位光之靈(有人說祂是基督、天使、神佛、或其它宗教人物,依個人的宗教信仰而有不同的解釋)會出現,在祂的陪同之下,回顧並評估自己的一生,然後又被送回了人間等等的一連串十分不可思議的體驗。

雖然『瀕死體驗』是否証實了人類真的有靈魂存在,或只是大腦在死去之前的一種放電現象而產生的幻覺,現今科學仍無法給個明確的答案。不過我們可以據此有把握得說,人在死亡之並不如想像中的痛苦。很多的瀕死體驗報告都說,在肉體的痛苦達到頂峰之際,他們會覺得自己的靈魂飄出了肉體,然後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舒適及愉悅感,就算躺在下面的那個身體早已支離破碎,而醫護人員還在手忙腳亂得在急救呢!

而等到他們被告知必須回到那個身體去,或是自行選擇回到那個身體去之後,肉體的痛苦才又重新回來。也就是說,人死後肉體怎麼樣的,我們真的感受不到。更何況器官移植是在確定腦波已呈水平之後 24 小時才會進行,那時靈魂我想應該早就不知飄到哪裡去了。據個人所知,醫學上目前也沒有如此深度腦死後又死而復生的。說什麼器官捐贈可能會因為疼痛而讓往生者生怨瞋心,個人認為慧律法師似乎是多慮了。

行善本非易事

之前八八水災時,敝人也捐過一點點小錢。那點小錢可能非常的微不足道,但也畢竟是敝人 2、3 個月的生活費。如果不要把錢捐出去,這筆錢的確可以讓敝人的生活好過一些。且,錢捐出去了,天曉得會被人怎麼樣運用?也許進了某個大官或慈善團體的口袋也說不定呀!

所以說,因為對自己也沒好處,錢也未必會用在災民身上,所以還是不要捐錢好了?我想我們應該不至於會得到這個結論吧?

而我想器官捐贈也是一樣。雖然會擔心是否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,也許真的會很痛也說不定,而傳統觀念上也希望能『死留全屍』;且就算捐贈了器官,受贈者也未必有那種運氣不會產生排斥反應,也有不少接收了器官移植反而送了性命的例子呀!但這應該不致於動搖我們想捐贈器官的意志。

想想看:自己的人生雖然結束了,卻能讓某個人有機會開啟全新的人生,雖然器官受贈者很可能根本素眛平生,日後也應該聽不到他說一聲「謝謝」,對自己而言似乎也有不小的風險,但就是因為如此,器官捐贈才顯得勇敢、堅強、充滿人性的光輝,不是嗎?如此了不起的行為,也許將來在永恒正義的法庭上,您可以驕傲得大聲說出來,証明自己的人生也不算太糟呀!

慈悲喜捨

現代的『人間佛教』更強調了四無量心:「慈、悲、喜、捨」。要懂得幫助別人、要懂得體諒別人、要懂得體驗人生,要懂得不去執著。而器官捐贈正是體現這四無量心的最佳行動之一:犧牲自己以救助別人,世界上最無私的行為莫過於此;更何況捐出的還是自己已經再也用不著的身體?我想以慧律法師之智慧如海,或許在發表這類極富爭議性的言論之前,是否該考慮一下可能造成多嚴重的影響?可能會導致多少難以挽回的憾事?而這一切只是根據一個想當然爾的推測:『臨終之際因疼痛而口不能言』,這的確令人扼腕。

或許我們可以更新一步說,若我們在臨死那一刻怎麼樣也放不下那臭皮囊,唯恐錯過了往生極樂淨土的時機。如此汲汲營營的心態,自了漢之行逕,真能如願往生淨土?敝人不禁抱著極大的疑問。

後來我還是瞞著家人去辨了器官捐贈卡。其實能行器官捐贈的條件蠻嚴苛的,據說只有 1% 不到的往生者能行器官捐贈,而我連簡單的 2 選 1 都抽不太中了,所以我並不是很擔心。且,一想到我的身體還有可能為別人所用時,會禁不住想好好得對待自己的身體 - 如果真有機會,我希望捐出去的是一顆更有力的心臟、更健康的腎臟 - 而這種想法其實對自己也有好處呀!

參考資訊

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- 可線上申請簽卡,只要填一些基本資料即可,但沒有提供 SSL 加密 (囧)。

《來生,Life after life》,Raymond A.Moody, JR., M.D. 著。瀕死體驗相關討論之始祖,但好像絕版了。

迴響

Re: 也許真的會很痛。但...

或許可以不必那麼在意死後是否前往極樂世界或者下地獄
當然這牽扯到個人信仰問題,
這種問題,信者恆信...

說說我自身的經驗,手術會麻痺神經,所以,基本上手術時毫無感覺,
人之腦死,相信神經也應該不聽使喚了...
若割除器官的過程,就算器官附近神經尚未死亡,
因大腦已經死亡,痛覺是在大腦產生,既然大腦以死,
當然也不會有痛醒的問題了...

[回應] Ken @ 30/07/2010, 15:35

捐不一定是善

下面很主觀的愚見...

宗教、社會都有自己的一套來詮釋"自然的法則"
相信不一定能帶來什麼。
救人就一定是好事嗎?
你能確保自己所救的一定是好人嗎?
好人是指對自己有增益的人?
壞人也可以是"為了我們去傷害別人"的人...

羅生門
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,人還會想來啃食我的骨頭;
當一家之主牽著手要跳河的時候,周圍的人會先問"你們還剩下什麼?"
"衣服鞋子扒光還能賣錢","反正你們都要死了用不著";
相對喊著"不要死,總有辦法的"鮮少能提出實質幫助.

很抱歉!在下沒讀過什麼書~
做的也只是賺一個陌生人微笑的志工
對於靈魂的氣度,其他花草動物比人類高明多了!
(呃...也不是比不比的問題,可能是無法體會那種境界,在下沒有要特別貶低人類什麼的...)

歐!即將逝去的生命對我們有特殊意義,儘量陪他、安慰他,盡最大的努力讓她笑著離開。

[回應] Ebsnova @ 17/08/2010, 14:49

authimage
驗證碼皆為英文大寫字母
僅輸入前4碼即可。後2碼是假的,欺敵用。
這是為了防制 Spam 而設計的。若造成您的不便還請見諒!
Accessible and Valid XHTML 1.0 Strict and CSS
Powered by LifeType - Design by BalearWeb